引领行业发展

传播最新动态

余额宝正在动摇传统银行基础和根本

作者:余丰慧   发布时间:2013-09-04

在互联网金融面前,传统银行运作模式已经落伍。继续守旧只能失去更多客户和市场份额。传统银行面对扑面而来的互联网金融和民资创办银行的巨大冲击,决不能束手待毙。唯一的出来是改革变革、革新创新。“

其实并不想用“互联网金融”这个热词儿。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世间还没用什么互联网金融,只是叫的人多了,随个众罢了。

言归正传,先说说书。远在近现代金融业兴起之前的新石器时期,借贷活动就已经普遍存在于各大历史文明。在大致相当于中国的青铜器时代,两河流域、古希腊分别就有《汉穆拉比法典》、《索伦法典》规范借贷行为。

但这个时候的借贷活动还不能称之为金融,因为这种借贷基本上还是“你有什么,就贷什么;有多少,就贷多少”。几乎没有杠杆,没有扩张信用。近现代金融业的正式发端,是意大利发展出吸纳存款的信贷机构之后的事了。

再后来保险、信托等其他金融业态也慢慢地发展出来,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分野更是促进了金融业的专业化、精细化。这就是我们日常说的银证保,它们形成了现代金融版图的主架构。这些主流金融机构大致上都围绕这信用、杠杠、配置(或者叫“可控的错配”更贴切)做着资金或资产交易。

可以看出,能被称为“金融机构”的必须具备“信用、杠杆、配置”这三大武功。

近几百年来,金融业逐利的基因通过三大武功被放大,一次又一次地对现实世界产生过极大的震荡。因此,在公共领域发展出相对应的克制方法――金融监管。

现代金融监管的核心支柱是“资本约束”,这个体系剑指金融机构的流动性、杠杆、风险。换句话说,不接受“资本约束”的机构,其基因一定有别于真正的金融机构,其业务属性也不是真正的金融。不带上菩萨的金刚圈,再能干的猴子也成不了唐三藏的大徒弟。

反观目前“互联网金融”主流模式,它们借助互联网时代的“大数据福利”在金融服务的可及性上展示出前所未有的便利和优势,展现了金融平等的美好前景,让传统金融业惊出一身冷汗,纷纷宣布布局互联网金融服务市场。

其实,“信用、杠杆、配置“这三大武功,现阶段互联网金融皆不具备,不是其盈利的核心动力;更谈不上接受“资本约束”。传统金融巨头为了动员内部组织和业务模式转型,这戏演得逼真了些。

一位互联网金融的著名投资人曾说:中国不需要一家金融公司,但是缺少一家专注于服务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公司。他将互联网金融定位于“流汗不流血”的金融服务业,而不是“开银行”,比起一些学界的声音来,还是很清醒的。

但目前没练“三大武功”不等于没用想法,也不等于今后不练。事实上,电商贷、余额宝等新型互联网金融服务已经接近于“制式”金融。正如银行业一位专家说的:不能揽储、不能加杠杆放大业务量,其核心是没用牌照。要做金融,就必须接受监管,既包括准入监管,也包括持续监管。但目前互联网金融的一些营销手法,显然不是正规金融所能采用的。

一言以蔽之,要做金融就得按照公认的规则来,不能打着“草根金融”的旗帜在监管之外野蛮生长,行监管套利之实。

回首当年,宋江哥哥梁山聚义,一众兄弟在水泊梁山上大碗酒、大口肉,好不自在。可哥哥心里还是惦记着接受朝廷招安,吃皇粮,受管制,谋安身立命。可李逵那厮不懂。

聚义,还是招安,这是个难题。

(本文作者介绍:信用评级老兵,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副总裁,中国证券业协会证券资信评级专业委员会委员。曾从事银行、法律工作。)

互联网金融最早的概念是谢平提出的,他给互联网金融设定了一个较为理想的状态。他认为,没有任何金融中介机构可以实现资金在市场里自由流通,但“互联网金融”可以。这是个理想之地,是一个金融“乌托邦”。

这个定义原本并没有引起太多热议,但是随着阿里等互联网机构开始进军金融领域,“互联网金融”从2012年度开始成为最热门的金融词汇,2012年也因此被称之为“互联网金融元年”。

作为阿里的创始人,马云曾多次阐述过互联网金融,2013年3月份宣布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成立时他就说:“用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让金融回归服务本质。”后来他又说:“而要服务80%,以前没有被服务好的,我们必须用新的思想、新的技术去服务他们。”因此在马云看来,互联网金融中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才是关键。

作为一个抽象的概念,互联网思想是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林妹妹,由此造成互联网金融在概念上出现混乱。

马云在外滩会议和人民日报上还发表言论称:“未来的金融有两大机会,一个是金融互联联网,金融行业走向互联网;第二个是互联网金融,纯粹的外行领导,其实很多行业的创新都是外行进来才引发的。金融行业也需要搅局者,更需要那些外行的人进来进行变革。”所以,按照马云的说法,金融行业拥抱互联网只能算“金融互联网”,互联网行业拥抱金融才是“互联网金融”。

从马云上述言语来理解,可以说互联网金融与金融互联网之辩,实际反映的是话语权的争夺。在传统经济互联网化的过程中,经常发生到底应由谁来主导的争论——是互联网精英还是传统行业精英?互联网金融与金融互联网之辩正是这一状况在金融行业的体现,而金融行业由于其特殊地位,话语权的争夺显得尤为激烈。

互联网最大的贡献,是打破了原先中央集中式的管理模式,将层级金字塔结构扁平化,形成了所谓的分布式计算模式,利用信息技术推动了资源自身的合理配置,其背后是追求效率、平等、透明和共享的互联网理念,对专制和垄断有着天生的排斥,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方式不断的互联网化,这种理念会越来越深入人心。

另一方面,过去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分业经营,金融监管部门采取按机构管理和牌照管理的措施和严格准入、宽松监管的模式,对民营企业进入加了许多限制性条款。

而对于已进入该领域的企业的监管又特别宽松,基本上只要不太乱来就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使得以银行为首的金融机构一直恃宠而骄,躺着也能赚钱,还形成了极为强势和傲慢的服务态度,不但让社会对以银行为首的金融机构形成非常负面的评价,还导致了我国的金融结构性失衡,大量普通民众被排斥在金融服务对象之外。

因此,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也集中反映了全国人民对现行金融体制的愤慨,互联网颠覆金融的说法,很大程度上不过是情绪上对制度性不满的一种宣泄。

在我看来,互联网是带有阳刚特质的,是少年,充满热情和梦想,相信未来;金融是带有阴柔特性的,是中年,精明谨慎,只相信现在已经拥有的。

试想一下,少年和中年之争,谁主沉浮?有人会说,必是少年,我觉得也对也不对,未来确实是属于少年的,但少年有可能还没有长成就被中年给扼杀了!还有更可怕的是,昔日骂官僚的少年将来可能更官僚,成长有时候会长成为你曾经最讨厌的人。

互联网企业如果打败了传统的金融机构,又将如何呢?互联网企业现在挤入金融领域,可以抨击现行的金融机构如何不好,但是一旦成为既得利益者之后,金融资本逐利的本质并没有改变。马克思对此论述得极为精辟,“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金融资本最终必然是冷酷无情的。

因此,很有可能,互联网金融打败了金融机构或是挤入市场之后,市场只是多了一家叫互联网金融的金融罢了,服务的对象和方式基本上还是一样,金融的整体体系和框架也还是没有改变。就像新政府推翻了旧政府,该贪的贪,该腐的还是腐,革命一说只是一面揭竿而起的旗帜,当时用来赢取民心而已。

当然,也有可能会有一种更理想的状态,互联网金融真正实现了两者的融合,把少年的锐气和中年的沉稳结合在一起,真正做到了那种唐宁所宣扬的普惠金融,实现了谢平所说的理想世界:

一个充分完整的互联网金融体系,不需要任何中介机构的参与,每个人都是“自金融”。在这里,银行、券商和交易所等中介都不起作用,贷款、股票、债券的发行和交易以及券款支付直接在网上进行,市场充分有效,接近一般均衡定理描述的无金融中介状态。资金供需双方直接交易,可以达到与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一样的资源配置效率。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还能大幅减少交易成本。

一句话,金融中介机构所要解决的问题都通过互联网解决了。期待在我的有生之年可以看到。 天弘基金与支付宝合作的“增利宝&余额宝”(以下简称余额宝)自6月13日上线至今已满一个月,中国证券报记者14日获悉,目前,余额宝资金规模已突破百亿元。也有分析认为,随着市场认知度提升,7月后,余额宝资金增速比6月可能更快,因此目前其规模应不止百亿元。

至少从目前一个月实践看余额宝是成功的。笔者认为,余额宝是阿里巴巴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又一次成功的技术革新。从经济学上看,技术革新包括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一是终端产品的创新,即:创造出新的生产和消费终端产品;二是生产工艺流程的创新,以此提高生产率。互联网、电商、互联网金融包括余额宝应该属于后者。每一次技术革新对生产率都是大促进,最终受益的是消费者。

以阿里巴巴率先创出的互联网金融包括小贷公司、担保公司、金融第三方支付系统、代理销售金融产品等,着实将银行吓了一大跳。也标志着几年前马云的豪言壮语“银行不改变,我来改变银行”正式开始践行。没想到马云的诺言对传统银行却步步逼近。余额宝的出现真正卡住了传统银行的咽喉。

我们知道,传统银行的盈利模式是依靠存贷款利差的,而存款是基础和根本,特别是低成本的活期存款。而余额宝恰恰正在动摇传统银行的基础和根本。在利率尚未市场化情况下,传统银行依靠现行利率吸收存款的竞争力几乎丧失殆尽,而余额宝却在背后又捅上一刀。本来支付宝上滞留的资金是网购时的短暂性沉淀资金,是没有任何利息的。

完成网购后,,资金将会回到银行的活期存款里。然而,余额宝的出现使得支付宝里的这部分滞留资金开始生息回报客户,并且利率高于活期存款。不但使得资金不能回流到银行的活期存款里,而且可能还将会吸引更多银行活期存款进入到余额宝里。这对传统银行将是致命性打击。

必须看到,类似余额宝的产品并不复杂,只要余额宝成功,将会有更多“余额宝”的诞生。比如:中移动、中联通、中电信以及其他类似支付平台都有滞留大量资金的功能,只要央行和证监会等监管部门批准,都完全可以设计推出类似余额宝的产品。这将彻底颠覆传统银行的根基—存款资金来源。银行业失去了存款来源,还有什么生命力呢?

就在中国加入WTO时,大家都说外资银行将大踏步进入,中资银行面临狼来了的危机。然而,外资银行这条狼将中资银行最终没有咋地。谁曾想到,这条狼就在国内,就在民间资本里。谁也没有想到马云这条互联网金融“狼”如此这般凶猛和厉害。

在互联网金融面前,传统银行运作模式已经落伍。继续守旧只能失去更多客户和市场份额。传统银行面对扑面而来的互联网金融的巨大冲击,决不能束手待毙。唯一的出来是改革变革、革新创新。

不可否认,目前对互联网金融特别是余额宝类似产品还有争议,这种争议还不小。互联网金融特别是余额宝这种创新太前沿、太超前了。“新”的让传统银行猝不及防,前沿的让金融理论大大落伍,超前的让监管政策漏洞不小、监管部门束手无策。

那么,到底如何看待和定位余额宝呢?笔者认为,余额宝是金融第三方支付系统上的一个增值创新产品。余额宝的法律地位虽然尚未明确,但是绝对不触犯现有任何法律。

从支付保转到余额宝,转与不转、资金大小、期限长短、何时回流等所有权力都掌握在网购客户或者投资者自己手中。不存在任何机构越俎代庖、代客理财等行为。当然,在任何平台上代售购买基金类产品应该按照有关规定向监管部门报批或者报备。

因此,对待余额宝这类创新金融产品应该给予足够的宽容,包括监管上、法律法规上,鼓励创新、创新产品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是今天中国急迫需要的。

(本文作者介绍:著名财经金融评论家,知名网评人,著名专栏作家。连续多年荣获中国《十大网评人》荣誉称号。)

联系我们

市场部:010-65888718
邮箱地址:md@csii.com.cn
员工报工入口

公司发展历程

关注我们

微信

关注科蓝公司
官方微信

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京ICP备15057782号

了解科蓝